当前位置:YOKA社区 > 论坛 > 休闲时光 > 用诉诸笔墨的怀念来缓解疼痛
发贴回复
发新话题
发布投票

用诉诸笔墨的怀念来缓解疼痛

537 0
阅读 回复

我,一直是个幸运的女子,身边亲友健旺,只曾邂逅生离,未曾经遇死别。直到,有些告别,猝不及防地在我的人生中,烙下伤痛的印记……


去年的夏末秋初,父母双双住院调养身体,我白日忙于工作,只能下班后匆匆前往照料,所幸二老只是慢性病调养,并无大碍。未曾想,竟在此巧遇多年前的一位老同事。


华姨,是我第一家工作单位的会计。个子不高,大大的眼睛散发着和善的光芒,一头披肩的浓密卷发,总是穿着自己做的各式尖领衬衫,很是精神。她待我如女儿,总是笑眯眯地,教会我许多工作技能和为人处世之道。跟着她,我学会了用亮丽的挂历纸折叠成时髦的手提袋,用面包搓成面包糠做炸鸡排;我结婚时,她亲手给我做的一整套窗帘、枕套和被罩,让我爱惜不已地用了十多年;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她对我的谆谆教诲,是她看到我对爱人乱发脾气时说的一句话:“青儿啊,要记得‘当面训子,背后教夫’啊!”让我羞惭不已。


与她同事不过三、四年,我们一直相处特别融洽。我离开那家单位时,她已退休。那时我好像并不感伤,觉得她身体健康,家离单位又不远,想见面轻易就能见到。没想到,阴差阳错地一别就是二十年不曾见面,直到这次在医院见到她!


 我没想到自己是那样欣喜地扑向她温暖的怀抱,又是那样不争气地流下眼泪,所有记忆中有关她的部分都不容分说地鲜活起来,让我感慨,让我激动,让我絮絮叨叨地在她的病床边说了又说,我们,好像不曾分别过,她,还是我心目中慈祥善良的长者,而我,还是她心目中乖巧青涩的女孩。华姨老了,身量也变矮了,拥抱她时,俯首是一头卷曲的银发,让我不胜唏嘘。亲爱的您啊,没打招呼,就这样变老了吗?


用诉诸笔墨的怀念来缓解疼痛


第二天是周日,我花费了整整一个下午,在家精心地煲了一锅冰糖银耳雪梨汤,用保温桶装好,给因哮喘住院的她送去。她正躺在病床上输液,看到我十分高兴,我蹲下身来伏在她身边,轻轻地亲她的额头,跟她说要早点好起来,她拉着我的手一遍一遍地放在嘴边亲,还跟我说让我放心,她后天就该出院了,让我别耽误了照顾爹妈。


第三天晚上,我和爱人匆匆赶往医院去看望爹妈,临走时,我跟爱人说我想再去看望一下华姨,他劝我改天去,怕赶不上末班车了。我执拗着不肯放下心中的惦记,还是挣脱开他的手跑向华姨的病房,一进门看到她蹒跚的背影,正在收拾床铺准备就寝,轻轻地走向她,轻轻地喊她,再看到她转过身来喜悦的笑容,然后又忍不住地和她拥抱在一起。很晚了,同病室的病友都该休息了,我只好扶着她走到走廊里轻声交谈,一遍又一遍地拥抱,一声又一声的叮嘱,那么温暖,那么不舍,真的该走了,我倒退着和华姨挥手,请她快点回房间,而她就执意站在走廊里,满眼不舍、满脸笑意地向我挥手,目送我走进电梯。


那天晚上,我和爱人是步行回的家,可我心里,却欣悦满满。


何曾料想,电梯前与华姨的挥手道别,竟然就是华姨留给我的最后一幕影像!


不到一个月,华姨因哮喘发作引发肺心病,二次住院后不久就去世了!得知消息的我,愣愣地举着手机僵在那里,好久、好久没有反应过来。


亲爱的您啊,没打招呼,就这么走远了吗?


初初工作,有幸遇到您这样亲切的长者,让青涩的我很快地适应了职场,所以不害怕,不退缩;遇到委屈,一定去找您倾诉,总是能得到开导和指点,让我在严苛的职场,也拥有一方温暖的避风港。拜您所赐,至今我也始终保持着对他人亲和热情的习惯,因为,我永远记得刚迈进职场时心里的惴惴不安,刚看到您时,心里油然而生的那份轻松和自然。所以,我总是学着像您一样,自然而然地,向周围的人释放我的善意……


20年里,我没有见过她,没有通过电话(分别的时候是1996年,那时候家家都还极少有电话),曾经在洗她给我做的窗帘时想念过她,亦或是在忙碌的工作生活中忘记过她,但是,想起她时,心里是稳稳的笃定,因为知道她还好,因为心里有祝福。


机缘巧合,才让我有机会为她煲一碗甜汤、有机会亲吻她、有机会拥抱她,也终于让我能在写下今天这些怀念的文字时,可以微笑地对自己说,也对华姨说:“华姨,我想您啊,幸亏那天晚上我又跑过去拥抱了您!”


可是,可是,为什么此刻的我,泪流满面?


华姨,您走后,这世间就再也没有一个长者可以让我这样亲昵地称呼了;也再没有一个这样的您可以为我见证涉世之初的青涩;没有人可以在分别多年以后还能那样亲切地拥我入怀,叫我好姑娘;这一切,都再也不能了……


门铃响起,是快递员来送货。我听见爱人给他开门,又听见快递小哥有些抱怨地说:“您家老没人,对面也不帮忙收了。我老得赶在晚上来。”


听见这话,我又忍不住掉泪了,因为,以后的日子,再也没有邻居能帮我收快递了……


住在对门的邻居是一对老两口,相邻12年,我只称呼他们叫叔叔阿姨,连姓甚名谁都无意知晓,偏我又是性格极其内向慢热的人,一直信奉老子所描述的“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的状态,其实是最恰当的与邻居交往的方式,不用把时间耗费在纠缠的烦恼和维持的麻木里面。所以,总是在楼道中见到他们时,浅浅地打个招呼,也就擦身而过了。


但是,再怎么样,也是远亲不如近邻。


用诉诸笔墨的怀念来缓解疼痛


对面的阿姨,一头灰白的短发,70多岁的人了,身上永远是干干净净、朴朴素素的穿着,见到我,总是客客气气地跟我寒暄,笑笑的面庞,显得那样慈祥亲切,总是在我们不在家时,热情地帮我收快递,待我回来时再取,让我可以没有任何顾虑地下订单,因为老两口总是在家的;而我也总是在楼梯口遇见他们老两口时,帮忙提提重物上楼,或者在楼下碰见日渐昏聩的叔叔时,帮忙打开楼道的门禁锁。


我极少能看到他家有人上门,所以他家里有些修修补补的活,经常是爱人过去帮忙。


两个月前的一天,我刚下班回到家,听到有人敲门,便走到房间里关门换衣服,爱人开的门,我听见两个人的寒暄和交谈,但是谈话内容却让我很诧异,为什么他在问他妈妈临走前有些什么愿望?为什么爱人说她放心不下老伴儿,说他不会开门不会买东西?还说了一些什么,我也听不太清楚,也没往心里去,只是来人临走前对爱人千恩万谢的语气,又让我不解。等爱人喊我出门吃饭,我才漫不经心地问他怎么回事啊?他看着我说:“一直没敢告诉你,对门阿姨走了!”啊?!我吓得瘫软在椅子上,什么时候?怎么回事?爱人这才慢慢地将事情原委告诉我。原来,前几天的一个周一,阿姨上午还在老年合唱团唱歌,下午老爷子出门后,她就在自家自缢身亡!是爱人回家时帮助对面叔叔料理的后事,后来阿姨家的大儿子赶来,从他口中才知道原来阿姨一直患有严重的抑郁症!刚才进门致谢的,是阿姨的小儿子。


人渐中年,生命该遵守的规则我已经渐渐知晓,可是我还是没有做好准备,用坚强或者淡定来迎接这种猝不及防的告别!


我从来不曾想过,原来抑郁症离我这么近!想想自己与对门阿姨相邻而居的这十几年里,我们真的是淡然如水、客客气气的好邻居,可是,我心里是想再对他们好一些的,也是可以再对他们好一些的,比方说,开车去超市采购时能带上他们一起去,上楼时能多遇见他们几次,好让我帮他们提重物上楼,再或者,如果我知道阿姨患有抑郁症,我肯定自己一定会再多关心阿姨一些的!


我终于,忍不住心恸和疼惜,在餐桌前跺着脚哭出声儿来!为阿姨的隐忍病痛,也为我平素无心的淡漠。以后,再开门时,见不到总是笑笑的阿姨了;以后,再没有能帮我收快递的阿姨了……


华姨走后,我因为自己曾经挣脱开爱人的手跑去看她而感到万分庆幸;然而,得知对门阿姨走后的此刻,我却无比懊恼和痛心,因为,有些事,可以做时却没有做,事后真的就只能徒留遗憾,只能无奈地等待着那份无以言说的刺痛,缓慢地侵蚀着自己的心,将曾经发生的一切,刻蚀成脑海沟回中疼痛的记忆。


谁走了,这世界依然要照常运转,日子,还是要一成不变地过下去,可是,我能做到佯装与那些在我的生命中不期而至却又不告而别的她们从未相识,重回无惊无悲的岁月吗?


夜深人静时,我曾慢慢地追溯与两位阿姨的相识过往,细细地翻寻曾经拥有的记忆片段,看看在如河流一般奔腾向前的岁月里,究竟是有些什么,有些什么曾经袭入我柔弱而敏感的心?


我终于明白,生命的圆满,如此艰难,不圆满的人生,才是真正的人生,这世界时刻上演着道别,我终究,要一一面对。


用诉诸笔墨的怀念来缓解疼痛


我不得不承认,随着年岁渐长,即使我已经妥善收藏起一切温情与悲欣,前路上依然会有不可预见的人间道别,像黑暗中的埋伏,一次又一次地森然闪出,让我默默地遭逢一次又一次的刺痛。


时值初春,我为什么要写下这些?为什么不去做些看起来更有用一些的事情?我也不知道该怎样回答,我也不知道这样努力把悲伤的来源转化成文字,是不是也能有一点温暖的价值?


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如果我不记录下这些人生中的不告而别,这些告别就将在我的生命中一次次重复上演。那该是怎样疼痛的经历?我怕。


所以,我只能用诉诸笔墨的怀念来缓解疼痛。于我来说,何以解痛?唯有写到词穷。


所以,我假装不知道华姨已经走了,心里仍在祝福巧手的她还在好好儿地生活;我假装不知道对门阿姨已经走了,每天出门时都期待着能见到她好让我有机会帮她提重物上楼。然后,我把我心中的善意积攒着,随时等待着机会,得体而真诚地释放给那些我爱的人、我邂逅的人,和那些对我微笑的人。


这世间寒冷,生活在这水泥森林里的我们,努力抱团、传递温暖,好吗?如此,当告别猝不及防地上演,心里终归不会那么痛啊。所以,有生之年,若有泪如雨,请许我温柔滴落;若有情如诗,请许我轻声吟诵;让割舍之际的缠绵,少一丝残忍,多一丝温润。


活着的时候,让我们----互相爱着。

    香奈儿山茶花润泽水感乳液 香奈儿山茶花润泽微精华水 粉底CHANEL色号 遮瑕膏和粉底液 CHANEL粉底液怎么样 粉底哪个牌子持久
发贴回复
发新话题
发布投票